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仲英书画工作室

君子之交淡如水

 
 
 

日志

 
 
关于我

自幼爱好书法、绘画和诗词。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已先后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有《心海涛声》诗词集、《冯仲英书画作品选》等。曾多次参加省以上书画展。现为中国书画院高级院士、国家一级美术师。河北省作家协会、河北省美术家协会、河北省书法家协会、河北省书画艺术研究会会员等。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贾又福山水画教学体系初探  

2014-05-18 22:11:28|  分类: 绘画技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又福山水画教学体系初探

(作者:邬建)

 

【苍斋引用】贾又福山水画教学体系初探 - 苍斋 - 苍斋博客

 

 

 

【苍斋引用】贾又福山水画教学体系初探 - 苍斋 - 苍斋博客

 

   

贾又福先生在80年代中期在中国画坛就成为一位令人们普遍关注的人物。在山水画领域成为一名开风气之先的著名艺术家。多年来于艺术勤耕不辍,以苦常人不能苦,练常人不能练的坚韧毅力和超拔的人格精神,战胜自身的病痛,三十多次深入太行山区,体察感悟生活和自然,同时以中国传统哲学为依托,以中国文化精神的弘扬发展为旨归,潜心中国山水画艺术实践。坚持以创造为己任,以一己之个性、精神、感悟自然宇宙之个性精神。形成了雄浑阔大、幽邃神秘的、全新的、完全属于这个时代的山水画审美风格和语言样式。 

贾又福先生不仅在自己的艺术创造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突出成就,更重要的还在于其同时长期从事山水画教学实践和研究,多年来一直把自己研究传统、思考当代艺术发展等内容转化为教学。其主导的中央美术学院山水画工作室,以严谨的治学作风,深厚的学术思想,科学的教学系统,丰硕的教学成绩见重于当代美术教育界。贾又福先生将自身对山水画艺术规律的深刻认识和高拔的艺术创作修养融入教学实践,并不断总结教学经验,逐步确立并完善了一套新的适应时代进步要求、符合先进文化发展需要的山水画教学体系。这一教学体系不仅是对其恩师李可染先生优秀的教学传统的继承和发展,更是根植于中国画伟大传统的、 契合于中国画根本发展规律的再创造。在这一教学体系中,贾又福先生提出了自己明确的教学理想,即:“最大限度地深入传统,以求最大限度地跳出传统;最大限度地融入社会生活和大自然,以求最大限度地高于社会生活和大自然;最大限度地认识自我,以求最大限度地超越自我。”这三大理想落实在教学实践中,构成了其有着独特内容和要求的教学基本框架。即:加强传统教学;深化写生教学;强调开拓精神的创作教学。在新的学术意义上,使临摹、写生、创作“三位一体”的教学模式焕发出独特而鲜活的生命力。 

 

一、以强化自我为核心的“三位一体” 

“三位一体”是中国画教学的基本模式,这个模式是宽泛的,有时甚至是模糊的、不具体的。在教学和艺术实践中,人们对这一模式的理解也是千差万别的。比如:有人主张不用临摹古人,或对古人的“东西”看看就成。有人主张不用写生,或最多到山里走走、转转,拍些照片就足够了。对这一模式的理解不同,致使在教学或艺术实践中的侧重点亦不同;亦或对中国画艺术语言的把握、艺术精神的体认就有所不同。 

“三位一体”的“三位”是指临摹、写生、创作。“一体”是指中国画教学的整体。临摹、写生、创作是中国画教学的三个组成部分。是中国画教学实施的三个不同阶段。“三位一体”说明了一种部分与整体的关系。“三位”以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什么样的结构或方式组成“一体”,各部分在这个“一体”中扮演什么角色,占有多大分量,各环节具体的教学宗旨、教学措施,各环节如何链接、怎样互动?等等。由此构成各自不同的教学特色。比如李可染先生的山水画教学体系,是以“为祖国河山立传”为核心而建立起来的。教学的突出特色,是采用毛笔宣纸对景直接写生,并由此生发出一系列的写生亦或是创作的理论及具体的实践措施。由此成就了李家山水的样貌,开创了中国山水画写生和教学的时代新风。 

贾又福先生的山水画教学基于“道代代传,法代代变。沿圣贤之道,破圣贤之法”的超越意识和“以石观化”的大艺术观。追求“天与人和、心与物合、物与物合”的审美理想。从临摹、写生、创作教学入手,以强化自我为教学的核心,形成了贾又福山水画教学独特的“三位一体”。虽然临摹、写生、创作各有不同的教学宗旨、教学目标,以及各自具体的实施教学的手段、措施。但它们不是互相孤立的,而是在一个新的层面上互相联系、互为依托。依此构成了贾又福独特的山水画教学体系。 

对待临摹,贾又福先生强调:加强传统教学。提出“入古者深,出古者远”。“以己之个性感悟古人之个性,以己之创造感悟古人之创造,以己之特殊感悟古人之特殊”等理论。明确了临摹是从前辈大师那里获得笔墨形式语言及艺术规律的内容,挖掘创造潜能,培养创造意识,养成独特的中国文化、中国精神的丰富心灵;对待写生,贾又福先生提出“宏观探道,微观探真”,“开掘大自然之妙;开掘自身情感、智慧之深;开掘笔墨形式语言之变;开掘艺术个性之微”等理论,深化写生教学,明确写生是从大自然及社会生活中汲取营养,并进一步强化临摹之所得;强调开拓精神的创作教学,主张在自我的情感、心灵、智慧的驱使下,达到我和古人、我和时代、我和大自然的和谐化一,在此过程中,一是逐渐形成我的艺术观和审美观,逐渐提升我的文化品位和精神内含,完善自我,健全人格。二是逐渐提炼艺术语言,建立属于我个人的、具有我的独特精神内容、与时代发展相适应、能够被大多数人认可、接受的艺术语言系统。

 由此可见在贾又福山水画教学体系中,临摹和写生都兼顾有创作的内容,尤其是在写生中,更充分体现出了临摹、写生、创作的三位一体。贾又福先生强调写生是把在临摹中学到的艺术规律和大自然、社会联系起来,经过主体心胸的加工、陶冶使之融和、升华。实质上就是在写生这个环节使临摹、写生、创作三位互生互动,从而联成一有机的整体。

临摹、写生是基本功,是艺术的渐次积累,是自我的不断修养和壮大。创作则是由心源中自然流出的,是强化了的自我,是升华了的个性、精神。“最大限度地深入传统,以求最大限度地跳出传统;最大限度地融入社会生活和大自然,以求最大限度地高于社会生活和大自然;最大限度地认识自我,以求最大限度地超越自我。”这是锤练艺术,实质上更是锤炼自我。在长期的艺术实践和教学实践中逐渐形成的贾又福山水画教学体系,顺应了中国艺术生成发展的规律,即中国画艺术语言的产生和发展:缘于传统,根植于时代及大自然,发自于自我的真性真情。

 

二、加强传统教学 

1.临摹教学总纲及方法论 

加强传统教学是贾又福山水画教学体系各环节的重中之重。“最大限度地深入传统,以求最大限度地跳出传统。跳出不是背叛,是对传统的延嗣与发展。所谓:入古者深、出古者远。” 

深入传统是厚积,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吸收、继承、把握。靠的是坚强的毅力和刻苦攀登的意志和勇气;跳出传统,是勃发,是创造,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发扬光大,靠的是智慧和胆识。李可染先生针对当时的中国画坛否定传统、割裂传统的不良风气而提出的“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说明了我们对传统应持的态度。这一主张,对当时的中国画艺术实践及教学实践都起到了强力推动作用。贾又福先生的“入古者深、出古者远”,在标明对待传统的态度的同时,兼有方法论意义和具体实践要求。也就是说我们不但要以最大的功力打进传统,而且要尽量深入。要打过古人各个关隘,翻越历史上的真正高山,这时自然出古远矣。今天曾有人说:对待传统入的越深,就会陷的越深。贾又福先生认为,那是没有入或入的太浅,或入的方法和路径不对。如何“入古者深,出古者远”呢?贾又福先生又提出:“以己之个性感悟古人之个性,以己之创造感悟古人之创造,以己之特殊感悟古人之特殊。”这三个“感悟”既是临摹教学的纲领,又对临摹实践具有方法论意义。也就是充分挖掘学生自身的潜能,调动学生自身的一切积极因素,投入到与古人交流、对话之中。对临古人一笔一墨,感悟古人真情真性。突破时空、地域的界限,弄通弄透古人笔墨语言符号的特征及其形成发展的轨迹,探寻古人笔墨语言符号转化成一己的、当代的语言符号的空间。也就是从山水画刚入手的临摹教学起,就着手培养学生的创造意识,培养学生独立的人格精神,培养学生对中国画形式美规律及对古人一笔一墨的精神敏感度。使临摹真正与创作有机联系起来。这正是贾又福先生临摹教学的根本所在。构成了贾又福山水临摹教学的显著特色。 

贾又福先生的这种临摹教学,完全避免了一般表面临摹的那种偏差,即往往是通过临摹只获取古人笔墨语言符号的某些特征,而没有把古人独特的笔墨语言符号置入古人所处的整体文化环境之中去考察,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这样孤立、片面、机械的临习古人的结果,就是只能得到古人粗浅的表面的技,这种笔墨技能只能是固止的、僵死的。这样“入古”不可能深,这样“入古”是绝不可能“出古”的。这就是那些对传统抱有疑虑的人之病根所在。如果说“入古者深,出古者远”是贾又福总结自己多年艺术实践及教学经验之后,是对其恩师李可染先生提出的“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的研习传统的思想的继承发展的话,那么贾又福先生的“以己之个性感悟古人之个性,以己之创造感悟古人之创造,以己之特殊感悟古人之特殊”的理论,则是对这一思想极富创造性和实践意义的扩展和补充。是中国山水画内在精神发展的需要,是新形势下当代社会对中国新山水画创作和教学的召唤。这一在临摹教学中升华精神、完善人格、培养创造意识的理念,不仅从根本上端正了临摹教学的方向,成为临摹教学的方法论,而且把握了临摹教学的文化属性,提升了临摹教学的文化品位。

在对待临摹的态度上,贾又福先生提出“青年学生在临摹上要有“摹”的严谨度,又要有意、趣、法、理的玩味空间。全方位体察各环节的妙处所在,高品位的内美与外美之所在”。主张在初学阶段,万万不可强调“意临”、“变”之类,认为“意”是修养、是品位、是智慧、是学识、是渐悟的结果,在青年时期强调意临,只能学个大概,甚至会有出偏的危险。因为初学者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高品位的“意”,必定是某—方面的小趣味而已。天真活泼,赤子童心,弄不好便成放任自由。贾又福先生于临摹强调的是:以最大的约束,来换取最大的自由。通过不自由的大约束,才更懂得自由的真正含义,才会享受自由。没有约束的自由是散漫,甚至是野蛮行为。

2.临摹教学内容的选择

贾又福先生提出:课堂集中重点,透析三大家。即北宋的范宽、明末清初的龚贤、清石涛。这三家在中国绘画史上风格特出,艺术个性鲜明,艺术语言丰富,精神境界高拔。在中国山水画历代的众多名家大家中,极具代表性。 贾又福先生要求从大师所处的社会背景、人生境遇、自然条件、师友关系等出发,详尽考察大师艺术语言的产生环境及艺术精神的追求。以一己之个性、情感、精神,感通古人的个性、情感、精神。在此基础上深入理解“笔墨的一点一划,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在对临古人一点一划笔锋的提、按、顿、挫中,体会古代大师笔墨的微妙、精深,以及一点一划所包含的笔墨的高境界、高品位。在彻底弄通弄透此三家的基础上,从点到面,举一反三。用最短的有限的时间吃透三大家,获得研究传统、研究古代大师的基本方法和能力,为将来的自我发展,自我知识的扩充,打下坚实的基础。这正是在教给学生走路的方法。面对浩如烟海的中国优秀传统,不贪多,但求透;不求广博,但求精深。吃透三家兼及其他的理念,正是贾又福先生在自己亲身艺术实践的基础上,在“入古者深,出古者远”的切身体验之后,对临摹教学的高瞻远瞩的把握。

 在具体临摹实践中,强调空手起稿,多遍复加。提出笔墨层次的秘诀在:层层交错、层层变化、层层联系、层出不穷、浑化天成。愈加愈深厚、愈加愈丰富、愈家愈神秘。在层层积墨的功夫上,达到浑沦、蕴化、天机流露的境地。

 3.临摹教学的宗旨 

其一,从哲学的高度,从实际出发,把握艺术规律“相反相成”的“不二法门”。贾又福先生说:“山水画艺术上的形式技法的高层次,也只能是相对而言……必须突破一般的概念。比如:一笔就是一笔,两笔就是两笔,这就是一般概念;反过来,一笔不只是一笔(一笔中有两笔的复杂性),两笔就是一笔(两笔中有一笔的整体性、统一性),这就是提高了审美层次。艺术上非此即彼,彼此分明很容易;而艺术上的……彼此矛盾化为和谐才是较为理想的艺术上的高层次的哲学和美学体现,才能接近妙处,接近完美,满足精神需求。”这从根本上区别于一般的技法书:只谈技,不谈艺,虽罗列了各种笔法、墨法、各种皴法,各种程序、步骤,但却是固定的、僵死的、教条的、无生命力的笔墨套路。贾又福先生与此强调的是“活功夫”,强调举一反三、灵活运用。从而避免结茧,避免落入古人的笔墨及艺术程式的圈套之中。 

其二,创造性培养。在临摹教学中开启智慧,培养创造意识,是贾又福山水画临摹教学的重中之重。也是贾又福临摹教学“一体”于写生、创作教学的关节所在。贾又福先生创造性地划分临摹学习传统到自我长成为四个阶段,即:①首先学会能听懂古代大师们的话。②面向古人“拜师”、“朝圣”,听懂古人“讲经说法”,古人成了你的朋友,你可以和古人对话、交流感情。③对传统的研究步入高级阶段,具有“火眼金睛”,能透彻地看到传统的精华所在,同时还能发现大师们也有不足之处,获得真正的“发言权”。④建立“自我”的艺术领地与大师鼎立。这四个阶段,直观的、清晰的揭示出:我们研究传统,从中获取有益的养分,有一个从浅到深、从少到多、从偏到全的过程;“自我”亦有一个从幼稚到成熟、从囿于浅识的“小我”到开阔广博的“大我”、从低层次到高层次逐渐发展的过程。随着入古的渐次深入,在同古代大师灵魂、智慧的接触、融合中,逐渐获取独立生存的能力,自我逐渐长成。这时已为建立同大师比肩的艺术领地打下了基础,为冲出历代大师的包围圈,已选准了突破口,并做好了必要的储备。也就是说为下一步的写生、创作、直到真正建立起自己强大的艺术领地做好了铺垫。由此不仅仅避免了临摹学习的盲目性,提高了学习者的主动性、积极性;更重要的是为我们研习传统,提供了一个切实可行的、有效的、又不会陷于死胡同的宽阔的路径。按照这个路径,只能是:“入古唯恐不深”。 

其三,获得灵魂的陶冶、精神的升华。临摹古人的作品,同时要用自我的个性心灵,考察古人的精神情感、人生遭遇、以及社会的内容。即此“涵养性情、感发志气。”在中国哲学的影响下,中国画形式美的规律,既是绘画的、审美的,又是人品的、精神的。研习传统的过程就是体认这些规律的过程,同时亦是个体精神的陶冶、升华的过程。 贾又福先生说:“精神化既是人化,精神是智慧与情感的深化,艺术上的‘相反相成’集中的反映了勇于追求拓展与突破常规的人格睿智与热情。”在中国画中,绘画的形式(刚柔、曲直、润燥等等),与物性物理以及人性人情是高度融和为一的。这就是中国画的艺术形象。这种艺术形象如《易经》所云:“通乎神明之德,类乎万物之情”。即艺术形象同精神含义是不可分的。精神内容的充分表现,是中国画创作所追求的目标。而就我们学习中国画来说,研习传统,对临古人一笔一墨,这里面已经包涵了人品人格的培养了。也就是说,临摹传统,不只是斤斤计较于笔墨,计较于程式,而是要认识古人的精神品格,踏入古人的心灵生活,体味那些笔墨程式产生于怎样的心里基础,以及社会的背景和人生的内容。正如孟子所谓:“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 

贾又福先生在临摹教学中,正是把握了中国画发展的本质规律,在临摹中强调对临古人一笔一墨,要以一己的个性、情感去感悟古人的个性情感,全方位多角度的去把握古人的精神命脉,体察古人作品中的语言符号及其所表现出的精神力量。在同古人全心全意的接触感通中,获得个体精神的陶冶,灵魂的升华。一贯强调:学画就是学做人。这一宗旨构成了贾又福临摹教学的重要特色,正如其所说:“人格的高低与否决定着作品精神品位的高低。人能成为时代之先驱,画才能成为时代之导言。”从临摹教学入手,把职业技能教育同人的教育紧密结合起来。体现了中国教育的大理想,文化的大精神。

 

三、深化写生教学 

1.写生教学总纲 

中国山水画的写生教学,从李可染先生开创了优良的山水写生教学传统以来,一直是中央美术学院中国山水画教学的重头戏。从李可染先生的“为祖国河山立传”到今天贾又福先生的“以石观化”。体现了中国山水画写生观的变化。这种变化是顺应时代而动的,又是中国画自身发展所需要的。所谓“笔墨当随时代”。任何僵化的笔墨,固定的程式,都是不符合中国艺术生成发展规律的。贾又福先生以坚韧的毅力和超拔的人格精神,于艺术实践及教学实践殚精竭虑。把自己体察感悟生活、自然和社会之所得 ,转化入教学实践之中,在其恩师李可染先生开创的新的山水画写生优秀传统的基础上不断总结、努力探求。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写生教学理念。在明确的教学总纲及宗旨的指导下,对写生教学各环节既有严格的要求和高度的把握,又避免形成固定的僵化的条条框框,以免束缚和生搬硬套 。这种写生教学理念,在中央美院山水画室多年的教学实践中,得到了师生们的肯定,收到了突出的教学效果,并在不断实践中得到充实和完善,最终被确立下来。“最大限度地融入社会生活和大自然,以求最大限度地高于社会生活和大自然”的写生教学总纲及其一系列具体措施,体现了贾又福山水画写生教学的高标、独诣。

 2.写生教学宗旨及写生方法论 

 “开掘大自然之妙。开掘自身情感、智慧之深。开掘笔墨形式语言之变。开掘艺术个性之微。”四个开掘以及“宏观探道,微观探真”,构成了贾又福山水写生教学的宗旨,同时也对写生具有方法论意义。这“四个开掘”是互相联系,互相依存的统一整体。面对大自然写生,要挖掘出大自然本身所具有的独特的美,也就是大自然所包含的丰富的众妙之所在。这个过程,离不开主体心胸的参于和开掘。也就是说调动自身的所有智慧,以一己之特殊的个性、情感、精神,去感悟大自然所包含的特殊个性、精神;同时探寻能够准确表现大自然之妙及个体情感、精神的独特的、具有鲜明个性的笔墨形式语言。“这四个开掘”其中包含了:主观——客观、造化——心源、形——神、自然——笔墨等多重的对立统一的关系。写生的过程就是解决这些矛盾,调整众多的关系,使之最终达成既对立又统一的和谐的整体(写生画)的过程。“四个开掘”的提出,是贾又福先生多年艺术实践及教学实践苦功的结果。构成了贾又福山水画写生教学模式的基本内核。

 3.培养个性化的观照方式 

以活泼、烂漫、向上求新的态度,直面人生、直面大自然,以亦子之心满腔热忱地去拥抱之。贾又福先生说:“以心用眼,动观、静观、时时观、面面观。以全部慧心、睿智,全部感觉器官去观照自身,观照与自身同在的山山水水以及万事万物。永不离‘观’,永远乐在‘意不停玄’(意犹未尽),‘句不停意’(句不使意僵化)‘用不停机’(用起来神机无穷)”。 

在具体写生实践中,贾又福先生要求:“写生绝不是参观记游,而是在自然真山真水之中,进行课堂写生教学和完成课堂写生作业。强调稳扎稳打,深入观察,锻炼具有穿透力的‘火眼金睛’。”特别要求:“采用毛笔、宣纸对景直接写生。不惜花费两天、三天或更长的时间完成一幅山水写生作业。”这是一个复杂、综合而又系统的工程,绝不是思维钝惰的“磨洋工”。这是贾又福先生写生教学的突出特色。这一点,同时下普遍流行的走马观花式的写生大相径庭。所以也是最易让人误解之处。作为贾又福山水写生教学基石的“心观”理论,能很好地帮助我们进一步认识这一特殊的山水写生模式。

贾又福先生说:“‘心观’,摒弃了:(一)机械的眼见为实的客观反映论。(二)机械的逻辑推理。(三)机械的存在决定意识。(四)机械的形式决定内容。强调精神与物质的相互作用……。强调‘境生于象外’。在实相之外,意的流美,自由地流向大千世界,流向人生、历史宇宙空间。决不是任意胡思乱想,胡编乱造,颠倒是非,任意胡来。‘心观’,既观物又观我,剖析大自然社会,也要剖析自己。”由此可见“心观” 理论对于实现“四个开掘”以及“宏观探道,微观探真”具有方法论意义。“心观”就是用一颗澄澈的妙心去照见大自然的真面目、真性情。由此捕捉自然社会的精神要素并使之同自己的主体心胸相和谐、相鼓荡,使我和物的精神相通并且升华,物我化一。在这种物我和谐的精神状态下才能产生高品位、高难度、丰富的笔墨形式语言。“心观”也是理论与实践、思想与技术的高度融合。贾又福先生说:“大道无所不包,心观无所不达”。长时间的对景写生就是由目之所及,达目之不及,由客观到主观,由物质到精神,由自然景观到精神景观。再由普通的、大众的,到特殊的、个人的这样一个复杂的系统的工程。“心观”告诉我们的是作为一个山水画家应该如何“观”,即如何观照宇宙自然,如何关照社会人生,如何关照笔墨形式语言。这里蕴含着丰富的哲学内容以及中国文化的深厚底蕴。由此不难理解对景写生和对景创作的必然联系,以及长时间对景写生的意义所在。 绘画的关键问题是观察的问题。贾又福先生从哲学的高度,从中国文化大精神出发。创造性的把中国哲学的观照方式运用到自己的山水画教学实践及艺术实践中。“心观”理论的提出,不仅仅是针对写生,解决写生中出现的问题,它同时又能解决临摹和创作的问题。比如在临摹教学中是既观古人又观自我,既观古又观今,既考察古代大师的一笔一墨,又思考当代的笔墨表现空间。在创作教学中则表现为:既观“小我”又观“大我”,既观宇宙自然又观个体心灵,既观当代又观未来……。临摹、写生、创作“三位”由此实现沟通和互动,从而联成一整体,构成贾又福先生独特的写生教学的“三位一体”。“心观”理论,进一步体现了贾又福先生山水画教学体系的民族性、文化性和科学性。

 4.写生实践中的具体措施

 在“心观”理论的基础上,贾又福先生针对写生艺术实践,从培养独特的艺术个性、挖掘创造潜能出发,提出了一些具体的、切合写生实际的要求。这些要求,既是对写生实践的理论指导,又是写生实践中应该采取的具体措施。

 (1)写生贵在精神感应。贾又福先生说:

“‘物我通达,贵在精神感应’。即心中竖立起接受大千世界、各种信息的天线,打开心中接受各种电波的开关,时刻都在感应着各种信息的变化统一。贵在精神升华,就是以心灵之光,投向大自然进行精微的扫描,探寻心性之大千世界与自然万物大千世界的呼应和共鸣,就是这种相互激发的过程。崇高的心灵光辉能照亮万物,令顽石点头,槁木复苏。古人所谓‘清珠下于浊水,浊水不得不清。’便是说心灵之光的穿透力。”

 “我们说‘贵在精神感应’,还贵在它还可以超越形骸,超越时空,无限的大,无限的重,光芒四射,广布流传,永不灭度。”即在写生时,贾又福先生强调:将眼前的景物推远,再推远。将其置于整个大自然(宇宙、虚空)中,使其生命力活跃在整个大自然中,不仅限于一个局部,一个角落。这便具有了无限性,然后将其拉回自身的心灵空间,使之个性化、情绪化、灵性化、意志化、理想化、精神化。这便具有了物与神游的精神感应性质。贾又福先生指出:“于无心处写山,于无山处求精神之美。”也就是说不刻意计较成败于眼前的山,于无山处,既此山形貌之外的非山之山,不是山而又可与山相通的人或物等诸多因素(主要是精神因素不排除物质因素)。透过主体心胸,使这诸多因素澄澈、过滤,把此山之外的一切山,山之外的人和物(古代的、现代的高尚精神)在自己心中积淀、发酵,也就是发生精神感应。这种精神交融物我化机,就是写生灵性之源,创作精神之泉。

  (2)写生贵在培养艺术个性的条件反射。贾又福先生说:

“要谈艺术个性,必须强调画家在酝酿直到产生一件艺术作品的每一个环节的精神因素之敏感度,我把它称之为从精神反射深化到精神感应的深度,在艰苦的、长期的艺术实践中,始终对精神反射与精神感应的深度,坚持以不断地开掘与探求,乃是形成艺术个性的最重要因素。山水画家不仅对大自然中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观察感受,与之对话,要带着极敏感的个性色彩,在艺术语言的表达方面,哪怕一点一线,一滴色彩情绪(精神)变化,都极富有个性色彩,敏感到具体入微的程度,自然不与人同,比如静是孤寂,还是恬静?是温还是冷?是什么样的具体特殊的客观形态(具象),透过主观精神上的反射,进而得以升华为精神感应。这种精神上的敏感度愈具体、愈准确、愈深刻,表达出来就愈感人(即使表现形式是抽象的,情感精神也是鲜而具体的)。”

在贾又福先生的教学中,始终突出的一点就是个性的培养和精神的升华。通过大量的写生实践,最大限度的挖掘出自身的潜能,以一己的个性、情感和智慧,去感通自然和社会,全身心融入自然和社会之中。由对大自然一山一石,一草一木的精神反射,精神感应的培养。逐渐养成自己艺术个性的条件反射。这中间有一个量的积累,需要勤奋实践、竭力探寻。贾又福先生认为:自我的真性,不等同于高层次的艺术个性。并且反对“天骨带来”的“无师智”。其主旨就是强调这种积累、渐悟的功夫。用自己的眼睛、自己的精神去接触世界,养成艺术个性及艺术精神的条件反射。这种艺术个性及精神是建立在同大自然、社会的相感、相通中的,是自己的创造,是自己所独有的,是个性;但作为精神财富,又是社会的、是人群的。是同自然社会和人群的精神相沟通的,应该让观众认识、理解而受到启迪。这样的艺术个性及艺术精神,既来源于大自然和社会,又超越了大自然和社会。

 (3)理想的写生状态。

写生时首先要特别喜欢这个地方。到山里去,深入大自然,就是去寻找“老师”和“朋友”。画这块石头,这块石头就是我的老师,我的亲人。怀着一种很尊重的心情,去研究石头的奥秘,去解答石头提出的问题。这种心态是不一样的。反之则是粗略的感到还行,画亦可不画亦可。这是完全不一样的心态。面对丰富多彩的大自然,一定要找到自己的所爱,以自己的真性真情,投入到爱人的怀抱,这时的每一笔都是我的真情,每一笔都写出对象的生命。这才是写生的真境界,高境界。贾又福先生说:

 “写生的时候,应该有一种虔恭的心态,一种问心无愧的心态,一种珍惜自己艺术生命、珍惜每一笔感情的心态。每一笔都是我的感情,我的心血,不能随随便便,潦潦草草,几下完事。”

(4)写生时要处理好整体自然与局部自然的关系。贾又福先生说:

 “青年学生往往在一角落写生,追逐对象。不论多么具体,但在美的规律方面,更要高,还必须离开自然的原样。有些东西要变,要加进一些去掉一些,所谓艺术处理。心中的美,心中所包含的美的规律是从整个大自然中总结提炼出来的。心中的美,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她已经远远超出局部的自然美。她比自然局部的美要丰富,要有代表性。因此,要用心中的美去加工、调整局部的自然美。用心中对大自然整体的理解、认知来调整局部的自然,使之同整体的大自然谐调、统一,这便是艺术高于生活的地方。”

 (5)写生的“形质之厚”和“意气之厚”。在山水写生或创作中,往往追求“厚”,可

 通过多遍复加,却不一定能使画“厚”起来。贾又福先生说:

 “画厚有形质之厚与意气之厚的区别。形质之厚,要千笔万笔数十遍积墨而成,不谓不厚。如‘四王’的厚既是通过积累达到的厚,‘四王’的画更多的是形质之厚,左一个山头右一个山头画许多遍,但里面注入的特殊精神不够,故显得苍白,缺乏生命力,有老气横秋之感。另有一种形质之厚,是通过对山石体面转折过度的缓、钝处理,而达成的一种形体的丰厚,这种厚表达了一种空间感、份量感。……意气精神之厚,即虽一笔一点尤可浑厚,一笔一点,从精凝神,气象包容,雍容大度,不轻不浮,不萎不缩,冲融浑化,正气合中,乃可言意气之厚,故非概言雄伟强大之意而。厚难得,浑厚尤为可贵,实为意气使然。”

 “厚”是贾又福先生山水画艺术特色之一,也是贾又福先生在写生和创作中所强调的重要审美因素。从其恩师李可染再上溯到黄宾虹,可谓一脉相连。这里的“厚”不是物质的、而是精神的。黄宾虹、李可染到贾又福其艺术特色之一就是“厚”,他们的山水画都表现出了一种精神的丰厚,即贾又福先生所说的“意气之厚”。但他们绘画的形质却大不相同。黄宾虹的笔墨以点、线为元素,随手点燃,因心造境,变化莫测,由大乱达致大治,揭示了宇宙的中和之气;李可染用笔则积点成线,铁画银钩,漫而凝重,漫而从容。由线到面,层层生发,烟云变幻。描写了中华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秀”;贾又福先生笔墨,点线面各种皴法,不因袭前人,不拘于自然。用自己鲜明的语言,独特的结构表达民族的时代精神。贾又福先生在山水画教学中提出“形质之厚”与“意气之厚”的理论,强调“形质之厚”与“意气之厚”的和谐统一。为深入挖掘中国画笔墨表现的精神内容,提升中国画笔墨表现的精神品位,拓展笔墨表现的空间,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从而丰富了山水画写生和创作教学的内容。

写生“贵在精神感应”,“艺术个性的条件反射”, 写生的“形质之厚”与“意气之厚”,“整体自然与局部自然的关系”,“理想的写生状态”等是贾又福先生写生理论的重要范畴,也是实现“以石观化”写生境界的具体措施。这些具体措施,丰富和充实了贾又福先生写生教学思想,构成了贾又福中国山水画教学理论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显示出了贾又福先生写生教学理论体系的完整性和科学性。在写生中培养艺术个性、挖掘独特的艺术语言。在同自然社会的接触、感通、融合中塑造自我,升华自我。我既融入自然社会之中,又超越自然社会之外。在这种融入和超越中,我的精神同自然的精神相沟通、相和谐,我同自然化一。由此而达到贾又福先生所说的:“最大限度地融入社会生活和大自然,以求最大限度地超越社会生活和大自然”,即“以石观化”的写生或创作的理想境界。

 

四、强调开拓精神的创作教学

贾又福先生写生的宗旨,可称得上是其“以石观化”的山水创作观的序幕。“剧”的主题、内容、形式以及演练的如何,全仗拉开序幕之前的前期准备工作做得如何。由此我们能认识到贾又福先生为什么在他的山水教学课时安排上,以临摹、写生为主,创作居从的匠心。创作虽然在课时安排上居从,但在贾又福先生整个山水教学体系中却是纲,是中心。临摹、写生二者终归于创作,但二者又绝不等同于创作。临摹、写生偏重的是一点一滴厚积的功夫;创作则是自然而然的由性命中出的勃发。贾又福先生的创作教学思想即由此展开。

“最大限度的认识自我,以求最大限度的走出自我。”这是贾又福先生提出的创作总纲。我们知道李可染先生曾提出:研习山水画者要读好两本书,即“传统”和“生活”。并且以坚强的毅力和过人的胆识,深入生活和大自然,开创了毛笔宣纸对景直接写生的山水画优良传统。深入生活,深入大自然,“为祖国河山立传”。李可染先生在六、七十年代为中国山水画竖起了一面大旗。贾又福先生在继承其恩师李可染先生优秀传统的基础上,顺应时代的要求,顺应中国文化发展的需要,从中国画本体出发,创造性地把“自我”列入到其山水画教学的总纲之中。第一次把“自我”作为研习中国画必须研读的“第三本书”搬进了中国画教学的课堂。

 围绕着“认识自我、走出自我”的创作教学总纲,贾又福先生总结自己多年的教学及艺术实践,有针对性的提出了一些相关的理论,这些理论实施于贾又福的创作教学及艺术实践之中,使创作教学摆脱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一般认识,从而建立起了一套有条有理、切实可行的山水画创作教学模式。

1. 突出“个性”、“创造性”

山水画创作教学就是在短短的、有限的创作课课程中,既要充分发挥在传统与写生课中的所学所获,为创作课服务;又特别注重个性培养,多角度、多途径调动一切极积因素,深入挖掘创造潜能,培养创造意识。在山水画创作教学中,贾又福先生提出首先明确三点:

(一)三等的创造,远远胜过一等的模仿。以此为山水画创作教学的出发点。 (二)不以古今中外任何人的创造代替自己的创造,真正做到不与人同

(三)在创作课(或写生课)中,决不提倡简单的“印证传统”。

在贾又福先生的创作教学中,始终强调的就是要在传统与生活的密切联系中,以我为本,开启智慧,培养和提升学生的创造能力。引导学生最终创造出独立高标的非我莫属的、符合时代发展需要的、全新的艺术作品。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历代大师之所以成为大师,就是因为他们创作出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艺术作品。即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古今中外非我莫属的。贾又福先生经常让学生把自己的创作拿出来和古今中外大师的作品比较,从中找差距、找不足。所谓:“堂奥深陷于无边无尽,功夫高标在无法无我,艺术高峰在至真至难。”(贾又福语)。就是告诫我们,在艺术创作中既要树立远大的奋斗目标,又要扎扎实实的从一点一滴做起。既要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又不能急功近利,急躁冒进。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贾又福先生说:“无心当于有心得,有心常于无心发。”就是说在艺术创作中,一方面有苦其心智之劳,方能得距度、得妙理、得难能、得高标;另一方面,又要无执著、无挂碍、无污垢之心。方能发真性、发境界、发意趣、发自在。正如古人所说:善有心者、当能无心;欲无心者,须持有心,此乃一心不二圆通法门。

“沿圣贤之道、破圣贤之法。”从学习传统与古人对话到深入大自然,与万事万物对话。首先就是借助先贤认识主、客观世界而成为知者的规律,对先贤之成法着眼一个破字,“破成法之法,无法而法力。道代代传、法代代破、法不相沿,大道不偏(静观、妙悟、智慧双修的大道)。”贾又福先生指出:这就是我们(在创作中)探求艺术规律的根本所在。近年来贾又福先生发表了《试探山水画哲学》的文章,以哲学参入创作和教学中。警醒自己和学生永不间断睿智的哲思,永无止境地开拓艺术创作的新领域。

“破执者悟、返法者迷。”告诉我们在艺术求索中,要清醒的认识和对待自己刻苦实践所取得的成果。避免固步自封、执迷不悟。时刻敏锐的放下已执的成绩,果敢地着眼于下一步未执的新的领域,去发现或创造新的东西,这就是“破执”。只有“破执”才能觉悟“才能不断的有所发现、有所创造。“返法”。如元画淋漓,宋画严整,唐画高古,一代一代地溯求追寻。贾又福先生指出:“哪一代、哪一家的法都不能成为你的艺术法则的归宿。你不可能找到唯一的画法之源,因为‘万法无根’,‘法源绝迹’,上古法之源者何?源之源者何?如此返法没有不迷失方向的道理。只有立足开创、立足‘变法’。有人认为师法越古越好,此正是迷者。‘法’无尽头,也无探源的的必要。但艺术的源泉,来自生活,来自大自然,二者不能混淆。”

2.追求自我精神与艺术精神的升华

贾又福先生说:“真的自由、自我、个性、感情等等,一句话 即真性情,是艺术产生和发展的原动力。这个真字,有很高的道德标准,高尚的艺术必然充满着高尚的人格,决非生活中的绝对真实。”我们知道艺术作品都以揭示人类的精神为旨归。精神有高低、贵贱之分。善恶,美丑,崇高、卑微,有着鲜明的层次位置。艺术作品的精神是艺术家的心性、情感、智慧、意志、理想、欲念诸多因素的总和。石涛说:“‘我有我法’,‘我’乃自我精神,‘我法’乃我的精神统帅下的法。我家法必然打上我家精神的印记”。也就是说作者精神境界的高低,决定了其艺术作品精神境界的高低。在贾又福先生的山水画创作教学与创作实践中,始终强调探求自我精神的高境界,探求符合时代发展需要、能呼唤人们对精神美的向往和追求的最新最美的现代山水画的高境界。创造性的提出“‘小我’与‘大我’的统一”的山水画教学与创作的重要理论。

古人所谓:“人品既已高矣,气韵不得不高,气韵既已高矣,生动不得不至”。“人格不俗,画自不俗”。说明艺术的实践过程是同中国人追求自我的精神升华的过程密不可分的。董其昌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出尘浊”早已成为中国文人修身养性的自觉,是中国文人锤炼人格心性,升华精神情感的有效途径。贾又福老师的山水画教学理念正与此相通。如:建立文化精神支柱;“物我通达”贵在“精神感应”;由精神反射、精神感应的培养,养成艺术个性的“条件反射” 等扩充艺术作品的精神内涵的艺术创作修养功夫。最终都集中在“自我”的锤炼和解读上。 贾又福先生说:“把小小的自我投向时代的大潮,自我艺术的小天地与整个民族精神、整个东方文化艺术融为一体。……力图依靠强大的民族精神支柱,怀着崇高的审美理想,投身于广阔的社会生活和大自然中,扩大视野、培养浩然之气,把发展东方的,中华民族的,现代最新最美的山水画艺术奉为自已的艺术使命,这是小我与大我的自然的也是必然的统一。”

 贾又福先生的这种“自我”范畴完全不同于西方现代派画家所标榜的那种自我。即顺着自己的天性、本能,只相信自我创造的真实、心灵的真实,而不相信宇宙万象的真实。他们的出发点是从自我开始进行追求,把艺术创作的“本质”和“源泉”归结为自我。这种自我是孤立的,是把我凌驾于万物之上,是我大于天。这种自我,贾又福先生认为是人的精神的初级阶段,是底层次的,贾又福先生名之为“小我”。贾又福先生认为“小我”是艺术创作过程中的一种自由自在,任性挥洒的小情小趣。艺术创作决不能满足于此。这种小情小趣亦是真实的。这种真实是走入自我、认识自我的一个初始阶段。艺术创作是要把一己的个性、心灵与大自然社会的生命融为一体,达到心灵的自我与宇宙自然的非自我之间的息息相通、心灵与宇宙和谐为一,构成一个客观的生命世界。在这个客观的生命世界中 ,我的精神既融入万物之中,又悠游于万物之外。我的精神通于万物,自我与万物化一。这种自我已走出了自我,是“大我”。“大我”就是达到了贾又福先生所提倡的:“天与人合,心与物合,物与物合”的自然的理想状态。这种状态,使思想活跃、人情开涤,使心灵所接到的各种信息互相沟通、互相利用。最大限度的寻求自己的精神、情感同自己所掌握的笔墨形式语言的接合、融洽,并籍此表现出来。

贾又福先生把自己的艺术实践经验,同山水画教学密切联系起来,明确了自我修养的目标在于完善人格,具体修养的措施在于把一己的小我投入社会,投入时代大朝,投入民族艺术乃至东方艺术精神世界之中,使自我的精神同宇宙自然的精神相通、相合,从而达成“小我”与“大我”的统一。这种教育理念,同中国教育的大理想即对人的内心涵养化育,从而养成一种同天地精神相通的“圣人情怀”,是完全一致的。古人所谓“大其心则能体天下万物,”“大我”就是“大其心”。由“小我”到“大我”是贾又福先生教育的大理想。由此透视出贾又福先生的大美术教育观。

 3.选择自己最有缘分的人、事、天、地

 贾又福先生说:“ 贵在特有,不贵共适。性情最真切的画家,在艺术领域对待生命,大自然的态度,一定有所爱,有所不爱,在艺术上‘博爱’必不真,不真则伪。见什么就爱什么的画家,必定丧失了爱的个性,他不懂爱的价值,而爱的太广,这就必然降低了爱的标准,耗散了爱的力量。什么都爱,就等于什么都不爱,……须懂得不爱与爱有同等的价值。强调不爱的重要,才有可能懂得去觅寻自己最爱的东西,才有可能爱得更集中,更强烈,更深沉。而后以全部心血,全部生命,钟其所爱,才能勇于开拓,获得独有的真知,才能创造成有特性的,真的作品。因之,一个艺术家,他的艺术领域不必求其大全,甚至可以择一而从,终生相许。”

 最大限度的认识自我,就是澄澈心灵,就是自我的个性、情感、学识、修养等的综合因素的过滤、澄淀之后,深入到自我无限的心灵深处,从而对自我进行高层次的全方位的总体把握。正确的认识自我、分析自我,倾听自我心灵深出的声音。透过表面的、嘈杂的、扰乱人心的声响,捕捉直指心灵深出、感人肺腑的主旋律。以此抚慰心灵、完善自我,发而完善艺术。贾又福先生在创作教学中,一贯主张“爱”的专一和真挚。主张用自己的心灵以大智慧剔除繁华,以“八风不动”之坚韧毅力,励练自我,“择一而从,终生想许”。依此追寻,找到自己独特的艺术之源,明确自己的“艺术发端”。

 4. 艺术发端

“艺术发端”是贾又福先生在创作教学中提出的具有原创性的理论范畴。即“任何一个艺术大家其艺术必发于一端。有什么样的发端造就什么样的笔墨,什么样的笔墨成就什么样的发端”。

所谓“情动力举,发为文章”(贾又福先生语)。有什么样的个性、情感及精神世界,就有什么样的艺术发端,就有什么样的笔墨艺术形式。发端理论进一步明确:一己的真慧识,真性情是艺术创作的原动力。

我们看黄宾虹的山水画。从款识上看大多是记游式的。但他的画决不是简单的旅行写生,不是具体风景,某时某地的体现。不是简单的可游、可居.“他的山水观(和风景观不同)是发端于大自然生机、玄奥、净明、深邃等等人化了的精神追求。着意的是人文精神的体现,因此是精神景观(与物质景观不同),注重发山水之玄秘,发大自然之无穷,绘大千世界之变化。”(贾又福先生语)山水画是黄宾虹探索大自然奥秘的方式,是以笔墨作为媒介来记录其与天地精神合一的生命轨迹。贾又福先生认为:黄宾虹把宇宙看作是一个大气团,万物由此而化生。以这种方式来观照、体认,那么由这个气团的运行、凝聚的方式或规律不同,而化生出的万物也自然都是浑融一体的。所以黄宾虹的山水画构图不是简单的起承转合。山石结构、草木景物等分的也不清楚。画中的物象似有、似无,忽远忽近,忽大忽小,最大限度的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古人所谓:“我心即宇宙、宇宙即我心。”由此可见黄宾虹先生心灵世界的朗廓、高远。黄宾虹先生特殊的精神世界造就其特殊的笔墨语言。一点一划、一笔一墨,做到了最大限度的相反相成。用笔如屋漏痕,锥划沙,一笔笔清清楚楚;同时又浑融化一,神秘莫测,似看不透。从而形成了其高难度、高品位、高境界的“通天下一气尔”的艺术特色。

李可染先生的山水画则是把祖国的大好河山当做了不起的巨人来歌颂。描写桂林、漓江、黄山等祖国山河,以极大的热情,全身心投入其中,“远取其势、近取其质。”为祖国河山立传。以此构成了李可染先生的艺术发端,形成了与之相适应的李可染的艺术特色。

 贾又福老师他自己的艺术实践,从90年代初到现在,主要倾向是“以石观化”。亦即通过对大山巨石的研究和在山水画中的表现,使心中的山石与社会、历史、人生、万事万物的发展规律联系起来;使心中的山石具备哲学内涵与道德意识和人民性、民族性,与人们的生活联系起来,与人们的理想精神追求和生存环境的改善创造联系起来,——一个字“化”,把很多审美的规律和理想标准,和人生价值联系在一起。这就是贾又福先生的艺术发端。

“以石观化”包含了贾又福先生的个体精神、哲思和人生的内容;“以石观化”又是贾又福先生所追求的高的艺术精神境界;“以石观化”又构成了贾又福先生独特的笔墨语言样式。“以石观化”是贾又福先生全新的山水精神在山水写生、创作实践中的具体体现。是贾又福先生山水写生和山水创作的理想境界,是继李可染“为祖国河山立传”之后,在改革开放年代里,确立的一种新的山水写生、创作观。标示出当代一种新的山水精神的萌发。

“艺术发端”同艺术精神、艺术语言是互生互动的,是密切联系的。这一理论,同贾又福先生的“最大限度的认识自我,以求最大限度的走出自我”的创作教学总纲是一体的,是对它的延伸、扩展。认识自我,是深入挖掘、不断积累,是在传统和现代生活及大自然中通过自我修养的功夫获得自我的精神升华、人格完善,同时提炼自己的艺术语言,逐渐形成自己的艺术观,发展而成为艺术发端。由此追寻、探发,走出自我,成就自己独特的艺术。“艺术发端”的理论,为我们今天的山水画创作找到了着力点,它能使我们不迷惘,不游弋。不盲目追随古人、今人,不盲目迷信西方。“艺术发端”的理论,为我们苦行探道之人节省了宝贵的脚力。

贾又福先生的创作教学,通过深入自我、认识自我、最终达成小我与大我的统一,即走出自我,这样一个明晰的主线展开。其教学宗旨就是培养个性及创造意识、升华精神。在创作实践中,以我的真性情、真慧识、真感受去寻求与大自然社会、与古人今人的相通和融合。也就是贾又福先生所倡导的山水画创作的高境界:“天与人合,心与物合,物与物合。”在不断的创作实践中(同时也伴随着临摹、写生的实践 ),逐渐地认识自我,提升自我。使自我的精神不断升华。使自我的个性、精神突破物质的、普通的层面,从而通向自然社会,通向宇宙人生。我既为我,具有一己的独特个性和精神;我又融入时代大潮,精神上和中国文化,同大千世界相感通、相鼓荡;我又非我,既我又具有普遍性,我和万物为一。此既贾又福先生所说的“走出自我”。走出自我就是人格完善,就是“全人”,亦如我国古代教育理想中的“具有圣人情怀”的人。由此可见贾又福先生的创作教学,其主诣就是人的教育,是继临摹、写生教学之后对人本身教育的进一步强化。这是一种“大美术教育观”,这一教育观正切中中国教育的大理想、文化的大精神。

以上简述可见,贾又福先生的山水画教学体系,是根置于其恩师李可染、乃至黄宾虹的优秀教学传统基础上的。是从实践中来,是在对其自身成功的艺术实践经验的高度概括和总结之后,结合了当代中国艺术生成发展的整体环境,顺应中国文化发展的潮流,从哲学的高度,从思想的层面,从教书重在育人的中国教育大理想出发,把艺术同大自然、同社会、同民族、同人生等密切联系起来。准确把握了中国山水画的艺术本质。贾又福先生以一个教育家的高度责任感和民族自信心,以丰厚的知识储备,发前人所未发。把艺术精神、艺术语言及人情人性的涵养、化育等艺术教育的内容,有条理的贯穿在临摹、写生、创作的具体教学之中。教学宗旨高标独诣,教学措施切实可行。贾又福先生的山水画教学,以严密、科学的理论体系,沉静、扎实的治学作风,顺应时代而动的发展观、生态观。在当代浮泛的学风中,立定精神,独树一帜。这一教学体系,经过中央美院山水画室多年来的教学实践证明是切实可行的,教学效果是令人满意的。得到了同行、专家及社会的普遍好评。正如当代著名的美术理论家邵大箴先生在“贾又福山水画工作室学生作品汇报展”理论研讨会上所说:“贾又福先生的山水画教学,正是我们所期待的。” 她标志着改革开放年代,中国新山水画教学及学术理念的萌发和成长。她昭示着当代新的山水精神。


 

作者简介:邬建 ,1962年12月生于河南潢川,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贾又福山水画室研究生毕业,硕士学位;郑州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客座教授,中央美术学院贾又福工作室指导教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主要从事山水画创作及中国画理论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